小三上門挑釁!婆婆把她「請進家門」兒媳也同意 半天後「小三主動喊退」網讃:婆婆三觀超正

今天是鄒想容的生日,婆婆一大早就拖著小車去菜市場大採購,臨走之前她告訴鄒想容,她今天是壽星,只管開心和吃喝,其他什麼事情都不用做。

老公高晨星給她訂購了生日蛋糕,下午就被送到了家裡。雙層的公主造型生日蛋糕極盡奢華,這要換成以前,無論如何鄒想容也捨不得花這個冤枉錢。傍晚還收到了鮮花快遞,一大捧的玫瑰花,看了讓人心情愉悅,老公想用這種方式表達他的歉意,更在告訴鄒想容,他的心已經回歸了家裡。


鄒想容發現老公不正常,其實是在一年之前。那時候老公調動了工作崗位,突然就開始變得繁忙,時常加班加點,三更半夜才回家是家常便飯,即使回了家也不立馬就睡,而是拿著手機叭拉大半天,有時候還露出那種特別開心的笑。鄒想容問他到底怎麼了,他就會敷衍說手底下的小年輕跟他代溝太大,老是鬧出笑話。

後來通過一些細枝末節,鄒想容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了。有一次她給老公洗衣服,在外套的衣領處竟然拎出兩根兒長長的金黃色的頭髮,這明顯不是她的頭髮,因為她多年來一直是波波頭。然後她就進行自我安慰,有可能是他手下員工的,畢竟他是領導,要跟手底下員工接觸,偶爾沾上也不為過。

還有一次,她在老公的衣服口袋裡翻出一張酒店的發票,而那天老公確實不在家,借口是出差。但還沒等她懷疑,高晨星就匆匆忙忙打來電話,問她口袋裡的那張發票洗沒洗?他說那是客戶的住宿發票需要報銷的,千萬別洗了,否則這筆錢就報不了了。

這個理由合情合理,找不出毛病,但是周想容還是覺得不踏實。結合這段日子老公的反常表現,她確信老公就是在外邊不安分。但懷疑只能是懷疑,她沒有實錘,萬一打草驚蛇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
她本來有自己的工作,收入雖然比不上高晨星,但養活自己和孩子綽綽有餘。後來公公去世,婆婆身體不好,一直有各種各樣的慢性病,高血壓糖尿病最後發展成了慢性腎炎,需要常年吃藥,動不動就去住院。有這麼個老人在家沒個人貼心照顧實在令人不放心,而高晨星收入比她高,就跟她商量讓她把工作辭了,在家全職,照顧婆婆和孩子。婆婆一向對她不錯,她雖然有點捨不得工作,但權衡利弊還是答應了。

這幾年鄒想容一邊照顧老的,一邊照顧小的,休息時就寫點小說發在自己的自媒體賬號上,還能賺點外快,日子過得倒也安心自在。婆婆通情達理,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,兒子乖巧懂事,而老公體貼入微,所以家裡雖然不大富大貴,但鄒想容很滿足。可這麼平靜幸福的生活,還是被老公打破了。

以前只是懷疑,很快她就找到了證據。那天她給老公洗衣服,那是一件白襯衣,在後背處有一處明顯的口紅唇印。鄒想容能夠想象出來,這處唇印是那個女人刻意留下的,她在赤裸裸的挑釁。

小三如此的明目張胆,鄒想容氣得渾身直哆嗦。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離婚,必須堅決離婚!可等腦袋裡的熱血漸漸冷卻之後,她就思考了很多。

她跟高晨星是大學同學,彼此知根知底,那種感情雖然現在淡了,但也已經轉化成了親情,就這麼離婚,她有點捨不得。況且他們有孩子,孩子8歲了,已經什麼都懂了。孩子身邊的小夥伴就有父母離婚的,其中同一個小區的一個小夥伴父母離婚後他跟著爸爸,他父親再婚後,後媽對他不咋樣,這孩子平時能不回家就不回家,整天在小區公園裡溜達,他們這些做家長的看著心裡都酸酸的。兒子也整天念叨,自己有爸爸媽媽真幸福。萬一倆人離婚受傷害最大的就是孩子,這是她不最不願意看到的。


所以考慮了大半天,鄒想容最後的決定還是不離婚,她想給老公一個機會,她想挽回這個家庭。

但這種事情她不敢跟婆婆說,婆婆的那個病受不了刺激,並且婆婆三觀極正,如果她知道兒子做了對不起兒媳的事兒,肯定會大發雷霆,說不定身體就會受不了,因此鄒想容相瞞著婆婆。

那天晚上高晨星回家後,鄒想容表現得跟往常一樣,老人孩子睡下後,高晨星正刷著手機,鄒想容猝不及防地往他頭上扔了一件衣服,是一件白襯衣,並且還是髒的。高晨星拿著這件衣服瞅了半天,一臉納悶,他不知道這件衣服有什麼問題。


鄒想容指了指衣服,讓他自己找,他扒拉半天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。鄒想容把衣服翻了個面兒,一個女士的紅唇印模模糊糊地印在後背上。高晨星刷的變了臉色,心下想的卻是:防不勝防,這個狡猾的女人!

高晨星知道再抵賴就沒用了,於是承認了自己出軌,對方是自己的客戶。他說他從沒想過要離婚,只是身處那個環境,一時糊塗加身不由己。他答應跟小三一刀兩斷,絕不會妨礙自己的家庭。

但是高晨星表面一套背後一套,他跟鄒想容說已經跟小三斷了,實際上仍然藕斷絲連。鄒想容從高晨星的蛛絲馬跡中察覺,他跟外面那個女人根本就沒斷,就這樣左搖右擺。她跟高晨星說了一次又一次,逼他作出選擇,兩口子最後發展到吵得不可開交。但是都是背著婆婆進行的,有時候鄒想容感覺特別累,真想讓婆婆插手。可想到婆婆的情緒不能大起大落,又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但鄒想容小看了小三的張狂,她跟高晨星沒完沒了的爭吵時,小三卻明目張胆地上了門挑釁。

那天高晨星上班去了,婆婆在客廳看電視,因為頻繁地跟高晨星吵架,鄒想容寫小說也沒什麼思路,索性在那思考到底離不離婚。

突然聽到客廳婆婆一聲大吼:「你是誰?你來我們家幹嘛?」

鄒想容吃了一驚連忙衝到客廳,只見一個打扮精緻的女子在客廳裡大搖大擺地參觀。鄒想容立馬知道了她的身份。這女人竟然好大的膽子!


她能找上家門兒就證明她不是什麼善茬,鄒想榮怒目而視:「你來幹什麼?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?」

小三審視著她:「你就是高晨星的老婆吧?名字跟長相真是不符!看來你是知道我的!」

鄒想容想都沒想連拉帶拽,就要把她推出家門:「你趕緊走我們家不歡迎你!」

婆婆疑惑道:「容容,她是誰?」

女人掙脫,轉向老太太:「老太太,你還不知道我吧?我是你未來的兒媳婦兒!你這個兒媳婦啊,馬上就要被淘汰了!你兒子跟我已經好了一年了!你兒子說他會離婚娶我,他說他跟家裡的這個沒多少感情!所以你也別拉扯了,該斷就斷,留一個心都不在你身上的男人有什麼意思呢?」

她拿出了她跟高晨星在一起的各種親密照片和聊天記錄,其實並不需要這些東西,只是婆婆驚訝的嘴一直張著,不可置信。然後老太太眼見地變了臉色,衝進廚房。再出來就拿著掃地的掃帚,猝不及防地打向小三:「狐狸精,你還跑到家裡來耀武揚威,誰給你的膽?給我滾!」

小三被劈頭蓋臉地打了一頓,她沒想到老太太這麼猛,狼狽地逃了出去。

小三跑了,老太太的情緒仍沒平靜,她的胸口劇烈地起伏著,破口大罵兒子和小三。鄒想容急忙安撫婆婆,讓她不要那麼激動。但她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,老太太眩暈一頭栽到沙發上。

萬幸老太太沒多大事兒,但提起兒子依然憤憤不平。高晨星見事情已經敗露,依然左搖右晃,不捨得跟小三徹底斷了。

看到高晨星的表現,鄒想容心寒了。她決定離婚,但被老太太阻止。老太太找她耳語了一番,最後婆媳倆達成一致,讓高晨星邀請小三來他們家住幾天。

高晨星琢磨不透婆媳倆到底在賣什麼關子?母親對兒子說:「她不是想當我們家的兒媳婦嗎?想當兒媳婦兒就要提前來適應,看看我們家的兒媳婦平時都是做什麼!她如果能夠做得到,那我不反對她進門,否則想都別想!另外她來住這幾天,我們做什麼,你都不能干預!否則我讓你好看!」


孝順至極的高晨星,自然不會反駁母親,他雖然覺得荒唐,讓還是聽話地把小三接到了家裡。

正室和小三共處一室,鄒想容覺得荒唐至極,但為了家庭完整,她決定聽從婆婆的拼一把。

小三拖著行李箱來了,她稍微收斂了一點氣勢,但能住到男人家裡來,她臉上還是有抑制不住的得意。

此時鄒想容就像是對待一個普通客人一樣,請她進門,拿拖鞋,泡茶拿水果等,忙前忙後。小三有點懵,望向高晨星,但高晨星也不知所措。

此時婆婆出來,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小三,開口解釋道:「劉女士,之所以請你來呢,是想讓你提前適應我們家兒媳婦的日常生活。我們家兒媳婦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,必須得到我的首肯才行,否則你跟我兒子感情再好,我兒子也不敢把你領進家門,他頂多能把你安排在外邊當個外室,但外室和正室有多大的差別,不用我說你就知道。

「所以劉女士從現在起,你的身份就是我們家即將進門的兒媳婦兒,這位鄒女士就暫時下崗了,她現在的身份是我們家的客人。所以你得學學我們家的待客之道和兒媳婦的日常,然後你再決定是否進我們的門。」

「我先跟你說說我們家的規矩,我身體不太好,所以我的日常都是兒媳婦照顧的。家裡的一切家務都是兒媳婦負責,甚至我吃的葯也是兒媳婦管理的。這一切你都得慢慢學,另外你既然要進門,孫子自然是跟著我們,你要做好當後媽的準備。這是我們家的大孫子,你不能虧待了他。所有的好東西,你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。」


「另外我兒媳婦是不能吃白飯的,你別看我這個兒媳婦不上班,但人家不少賺錢,人家是個業餘作家,在網上寫小說,從來沒跟我兒子要過一分錢,所以如果你進來,你得和她的標準完全一樣,否則對我這個兒媳婦就太不公平了。你要負擔起我和大孫子的所有的費用以及家裡所有的開銷,不能再花我兒子一分錢!早上要給我們做早餐,要送我大孫子去上學,傍晚要去接我大孫子回家,還要給他輔導功課!關鍵是如果我生病了,你還要去醫院照顧我,去醫院陪床沒有我兒子的事兒只能是你!」

「好了,說太多你也記不住!咱就一點一點地做!為了歡迎你,今天我們家的所有家務都沒做,你先從打掃房間開始吧!」

老太太說完,就往小三手裡塞了一塊抹布。

小三有點傻眼,等她反應過來後,直接把抹布甩到高晨星的臉上:「你們一家人有毛病是吧?這是在拿我當保姆!」

高晨星把她拉到一邊:「忍忍吧!我老婆平時就是這樣做的!你如果想跟我結婚,想順順利利的進門,你就按照我媽說的做吧!否則我媽是堅決不會同意的!」

鄒想容本來以為婆婆這麼一說,小三就會知難而退,但沒想到她對高晨星還真有點感情,她拿著那塊抹布猶豫了再三,想走又捨不得,但不走又不甘心。就這麼猶豫了半天,最後還是拖拖拉拉地做起了家務。

那小三一看就是從來不做家務的主,做什麼都笨手笨腳,手忙腳亂。擦桌子還好,讓她洗碗,她直接拒絕,她伸著雙手朝高晨星撒嬌:「老公,人家剛做的美甲,好貴的!你讓我怎麼洗碗呀?」

老太太理都沒理,直接把她拖到水池旁邊,把她的手按進水裡:「在我們家這些花裡胡哨,根本沒用,能把家務做好才叫本事!」

她翹著個手身子離洗碗池老遠,就怕水漬沾到她的衣服上。她根本不會洗,不一會兒就打破一個盤子割破了自己的手指。她舉著滴血的手吱哇亂叫。

婆婆在一旁冷眼觀看:「怎麼這就受不了了?還沒開始呢!洗完這些後,你還要擦油煙機,拖地,洗衣服,然後出去買菜,中午給我們做飯。我們家不吃重口的,所以買菜時你要注意!」

小三把洗碗巾往水池裡一扔,轉身對著婆婆嚷:「你還真把我當保姆了?我不幹了!」

婆婆冷笑:「可這就是我們家兒媳婦兒每天要做的呀!我還沒告訴你呢,洗衣服的時候有的能機洗,有的必須手洗,而有的只能幹洗,你分得清嗎?」

「還有我兒子,你別看他穿的人模狗樣,可如果他離開我兒媳就屁也不是!他從不知道主動換內褲,什麼時候換襪子,這兩樣都是我兒媳每天拿好給他放在床頭,否則一條內褲他永遠不知道換,襪子臭得能熏死個人。還有他每天穿的衣服都是我兒媳給他搭配好的,你讓他自己胡穿,估計就吸引不到你了!而這些將來都是你的工作!」


她拉著小三在沙發上坐好,語重心長地對小三說:「小劉,你到底看上我兒子哪兒了?」

小三想了想:「英俊瀟洒能賺錢,他這種年紀的男人有一種特別的魅力,反正就是讓人挺舒服!」

婆婆笑了:「你看到的都是表面,可是背地裡他什麼樣你知道嗎?你說你們倆在一起一年了,這一年你們倆是怎麼生活的呢?是不是餓了就去飯店,要麼就去酒店?他會給你花錢,帶你出去玩兒。可是你知道這一切的光鮮都是怎麼來的?是我兒媳在背後默默的付出,她伺候著老的伺候著小的,把他也照顧的成了佛手。」

「我兒子背地裡不修邊幅,牙不刷臉不洗,有時候上完廁所都不洗手。他吃完飯摳牙,然後還會摳腳趾,有時候摳完腳之後還會故意把手放在鼻子底下聞聞味道,這些你都沒想到吧?如果在休息的時間他能做到一整天不下床,他不知道家裡的衛生紙放在哪兒,也不知道自己的內衣內褲放在哪裡,分不清油鹽醬醋。而你也不是做家務的料,你說你倆結合在一起日子怎麼過?能整天吃飯店嗎?真正的日子不是鮮花和牛排,也不是詩和遠方,而是這些柴米油鹽和七零八碎。我今天讓你做的,不是故意難為你,而是我兒媳的日常。」

「姑娘你涉世未深,很容易被他這種表面光鮮的爛男人吸引,他表面的光鮮都是另一個女人在背後默默付出換來的,如果我兒媳婦兒整天追求鮮花和西餐,動不動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沒人伺候我,你想我兒子還能這麼瀟洒嗎?像我兒子這種男人,你遠遠的看看他就行,沒必要跟他生活在一起,如果真的生活在一起,他會令你大失所望。他就像是一個沒斷奶的大孩子,離開了老婆或者老媽就什麼也不是!」

「你還年輕,應該找一個真正適合你的男人,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他這種人身上!雖然是我兒子,但是他的行為讓我看不起,他今天能背著老婆找你,明天就能背著你再找別人!所以姑娘你自己想想,到底要不要跟他繼續?你如果決定還要跟他繼續的話,那請在我家裡繼續做好我兒媳婦兒的這些工作,然後我再給你下結論。」

小三聽著婆婆的長篇大論,沒有反駁,很顯然婆婆的這些話有點超出她的預知,她遲疑地問:「他平時真那麼邋遢?」

「我自己的兒子,我沒必要糟蹋他。」

小三猶豫了:「可他平時那麼光鮮,那麼的意氣風發,充滿了男人的魅力,我就是被他這種瀟洒的男人魅力吸引了!可你告訴我,這全是表象!怎麼可能呢?」

婆婆撇了撇嘴兒:「怎麼不可能?姑娘你還是太年輕,輕易就著了男人的道兒!我兒子他說要娶你,但是他在家裡的表現完全是一個好老公,好兒子和好爸爸,根本就沒有想離婚的念頭,他如果想離婚的話,回家肯定不是這種表現。所以他跟你是真是假,你能判斷出來吧?姑娘,我的話基本上該說的都說完了,你也是個成年人,如果這些話你判斷不出好壞,那我也沒辦法,我只能跟我兒媳連起手來一致對外,只要我兒媳還不嫌棄那個不成器的東西!」

小三獃獃的坐在沙發上,慢慢的用手捂住臉:「你讓我想想!讓我想想!」

小三:「阿姨,你沒坑我?」

婆婆:「我坑你做什麼?我是實話實說而已!我兒媳為了這個家付出了一切,連工作都辭了,可這個不成器的東西還在外面沾花惹草,欺騙小姑娘,這種男人有什麼值得喜歡的?」

小三做了大半天終於做出了決定:「我決定了,我離開他!我不想成為老媽子,但是我跟了他一年,現在身子不完整了,他得給我賠償!」

婆婆爽快道:「好,你是明智的!高晨星,你給我滾出來!自己惹的亂子,別讓老娘給你擦屁股!」

當高晨星聽說女人要分手費時,頓時不可思議,但女人不依不饒。兩人拉鋸了半天,最後以15萬(約75萬台幣)成交。鄒想容其實心裡疼的要命,但她並不干預,因為如果不讓老公出點血,他是不會記住疼的。

小三臨走前,把高晨星叫到她跟前,令這三人意外的是,小三當眾甩了他兩個巴掌,小三留下8個字:「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!」

婆婆和鄒想容其實是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,誰能想到不到一上午就徹底解決了。鄒想容對婆婆豎起了大拇指。婆婆卻搖了搖頭,把兒子叫到了跟前。

高晨星的臉上還有明顯的巴掌印兒,老太太對著兒子的臉,猝不及防的也甩了兩個耳光,高晨星捂著臉,連連求饒:「媽,我再也不敢了!我保證!」

老太太指著兒子:「狼心狗肺的玩意兒!我省吃儉用就教了你這麼個東西?吃著碗裡的,看著鍋裡的!你不配當我兒子!兒媳婦兒過來揍他,甩他大耳刮子,讓他長長記性!」

「容容在家裡付出了多少,她伺候我伺候你兒子容易嗎?好不容易有點休息時間,還想著寫小說賺點錢,可你倒好,絲毫不體諒她,還往她的心口扎刀子,也就容容心善,換成一般人早就把你踹了!」

「兒子,媽真覺得特別失敗!從小就教育你,做人要有底線,可你竟然做出這種毫無底線不知廉恥的事情!媽媽愧對容容啊!」

高晨星跪在地上狠狠地扇了自己幾個耳光:「媽,不是你的錯!是我的錯!是我飄了膨脹了,忘了您的教導!媽,我已經吸取教訓了,我以後再也不做對不起容容,對不起家裡的事情!你相信我!」

他站起來,找到自己的公文包,從裡面掏出自己的卡遞給鄒想容:「老婆,這是我的工資卡,我上交!老婆再給我個機會,我保證以後絕不再犯!」


婆婆在一邊語重心長:「兒子,你現在不是一個人,你是丈夫還是孩子的爸爸!爸爸在孩子的心目中都是英雄,如今你做的這個事情如果被你兒子知道了,他長大之後會怎麼想你?你的榜樣樹立的就是歪的,就不怕把孩子給帶壞?你這個年紀不需要媽媽再教你該怎麼辦了,好自為之吧!」

婆婆轉向兒媳:「容容以後這個家你得讓他參與進來,你不能大包大攬!必須讓他參與,讓他知道你維持這個家多不容易!該乾的活必須讓他干,不能再讓他坐享其成,否則他還會再犯!」

鄒想容被婆婆感動得眼淚汪汪,丈夫令她心碎,但慶幸的是她有一個好婆婆。

有了婆婆的敲打高晨星開始改變了,不再是家裡的甩手掌柜,鄒想容不再大包大攬,她讓他分擔家裡的家務,兒子的輔導以及伺候婆婆等。高晨星自己上手做了,才知道老婆在家根本不容易,有一次在醫院照顧完母親之後,高晨星慚愧的對鄒想容說:「老婆,對不起!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家裡這麼辛苦。」

一個男人心是否在家是很容易判斷的,他不再晚回家,陪家人的時間越來越多,變得顧家了很多。

但婆婆沒有放鬆警惕,時不時的敲打兒子,有一次鄒想容回家,聽見卧室裡的婆婆在對著兒子耳提面命:「兒子,一個男人的成功並不是看他有多少女人,而是看這個男人到底有沒有責任感。一個男人即使賺了再多的錢,但是他對自己家庭毫無責任感,那這個人也是失敗的。你一定記著上次的教訓,不要放著幸福的家不要,卻在外面招惹那群臭魚爛蝦,如果真有那一天,你也別認我這個媽了!」

鄒想容不禁感慨,這是個三觀多麼正的婆婆呀,就是為了婆婆,她也願意給高晨星一次改正的機會。這樣的婆婆太難得。哪怕照顧她一輩子,她也願意!



文章來源:頭條